近几年,几乎所有斯坦福MBA学员都上企业家课程,并且今年MBA班已有16%的学员创办了新公司

关于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有关税收政策问题的通知

bear01.com 全国人大代表、贵州省文联主席欧阳黔森表示,倡导全民阅读恰逢其时。

来源:华尔街日报  |  作者:海投金融 英俊/译  |  阅读:

斯坦福大学鼓励其学生思考大问题,为新公司孵化思想。但是这些计划自己创办企业的学生却听到一个新的信息:稍安勿躁。

担心学员过多地投入到创业中而没有时间上课和过校园生活,斯坦福商学研究生院要求MBA学员毕业之前克制其创业抱负,专心拿学位。

事实证明这是一个不靠谱的命令。斯坦福MBA班是风投们出没之地,毗邻加州门洛帕克市 Sand Hill路。近几年,几乎所有斯坦福MBA学员都上企业家课程,并且今年MBA班已有16%的学员创办了新公司。


“这里不是企业家研究生院,”即将卸任的校长Garth Saloner说到。他建议以创办企业为目的的学员去申请企业孵化器,而不是商学院。

过去的10年里,高校和MBA课程已经在企业家教育上投入巨额资金,这是使自身处于创新和科技前沿而采取的措施之一。独树一帜的学府如哈佛商学院、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、佩斯大学、和纽约大学已经增加新课,新的师资和崭新的创新实验室。有潜力的创业者成为校园里的名人,有些学校跟踪和兜售校友的风投资本融资。

然而,现在有些学校领导怀疑天枰是不是过度倾向于创业。Saloner先生说,创立一家企业是个很复杂的过程,而且绝大多数创业学员都会失败。

密西根大学的罗斯商学院的MBA学员中有5%的人毕业之后立即成立公司,但是校长Alison Davis-Blake 说,学院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降低学生创业人数。

该学院制定了商业计划竞赛和加速器之类的活动,学员可以测试创业,得到同学们和顾问的反馈。站不脚的商业点子就会被筛掉。

Davis-Blake女士说,“许多想法还没有准备好登场亮相。”

斯坦福企业家研究中心主任Leah Edwards鼓励上升期的二年级MBA学员去一家现成的公司实习,“即使他们确定”要创办自己的企业。但是,有些斯坦福的MBA学员说创业永远没有最佳时期。

31岁的Joe Du Bey是一家名为Eden的商业服务初创企业的联合创始人。他说,“惰性是初创企业杀手。” 今年夏天从斯坦福商学院毕业之前他已经融资1200万美元。

NathanSharp的观点发生了变化。2010年来到达特茅斯大学塔克商学院时,他清楚自己要创办企业。MBA第二年,他与一名同学做了一个价格追踪app Nifti。毕业之后的一年半内,他从谷歌风投和其他风投公司得到200万美元的投资。

但是,大学校园之外,Nifti没能迅速吸引新用户。他怀疑是不是联合创始人们成立公司的条件还不够具备。即使资金已经到位,他发现自己陷入“绝望的低谷”,这个词被初创界人士用来形容他们最黑暗的日子。

该公司最近做业务转移,发行了一个允许用户建立照片池的新app。这个app在十几岁的女孩中间很受欢迎,她们用它来选择哪些自拍照可以上传到Instagram。Sharp先生还在考虑是继续找更多的投资还是卖掉它。

创业热潮同样让雇主们头疼,斯坦福商学院就业中心主任Maeve Richard女士说,校园的招聘活动去的人越来越少。Richard女士敦促想要成立初创企业的学员们考虑稳定的就业岗位。她说,“我们希望让他们了解外面的世界。”

哈佛商学院记录毕业之后马上成立公司的学生比例,Thomas Eisenmann教授把这个数据称为“矿井里的金丝雀(预示不祥之兆)”。作为哈佛商学院岩石企业家中心联席主席的Eisenmann教授说,如果创办公司的人数增加,这表明学生是在屈服于“群体行为”,如同在科技创业泡沫背景下,创办公司的人数比例从1999年的5%增加到2000年的11%。

今年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中约9%的人在毕业前后创办了企业——Eisenmann教授说,眼下没有担心的理由。

许许多多的学校鼓励学生灵感来了就行动。达特茅斯大学甚至支持学生离校的决定。

JustinGerrard 是黑人单身族约会app Bae的联合创始人,他在塔克商学院MBA第一年毕业前夕创办了Bae 并且赢得学校基金几千美元的奖励。他第二年停学,因为他的公司要筹集一轮种子基金。如果Bae(before anyone else的缩写)失败的话,他说,他计划一边做一个新的初创企业一边完成学业。

斯坦福大学承认他们无法限制有抱负的创业者。但是,Edwards女士表示,她希望学生们去思考如何解决“一些大的艰巨的问题”。“我们不需要另外一个点餐的app。”